栏目分类
影视创业
票房破8亿的《银河补习班》,还差点什么?
时间:2019-09-25

  2019年上半年的国产电影票房成绩不佳,根据艺恩数据显示,相比2018年同期票房下滑2.7%,除了“春节档”,“五一档”和“清明档”都没有爆款出现,再外加被外界普遍看好的《八佰》《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撤档,观众越发期待高质量的国产电影在暑期档出现。在今年上影节上,《银河补习班》的点映饱受媒体好评,甚至被称之为“邓超的翻身之作”,不少观众因此对它充满期待。

  可遗憾的是,这部被提前锁定为爆款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上映后并没有呈现出爆款的趋势。6.2的豆瓣开分让这部电影后续乏力,上映16天,票房仅在8.14亿左右。这样的成绩,倘若说票房扑街,未免也有失公正,毕竟票房破8亿的国产电影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也是屈指可数。但相比同档期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8天,票房破15亿,只能说《银河补习班》的票房成绩和电影质量低于观众的预期,具体受哪些因素的影响,在此,我们列举一二。

  非正常超前点映,

  《银河补习班》显得过于自信

  《银河补习班》的前期宣传工作,不得不说,在同档期段的电影里做得相当到位。《银河补习班》和去年的《我不是药神》一样采用超前点映的方式,至于有多超前?《银河补习班》是上映前的一个月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大大小小的试映、展映、内部看片、路演都纷至沓来。至于规模有多大?根据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发出的公告来看,《银河补习班》经历了一周,打造了历史规模最大的点映场次。第一轮从7月13日到7月14日在除了北上广深圳之外的全国范围内观影,人均场次在18人左右。第二轮是在7月15日到7月17日,地点扩散到了全国范围之内,场次人均已经达到23人,每天排片都在6%—7%之间,最高峰高达7.2%,《银河补习班》仅点映票房成绩达到1.5亿。

  《银河补习班》为何采用大规模超前点映的方式?其实,超前点映早在2002年就被普及,张艺谋执导的《英雄》为了获取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资格在深圳举行了为期一周的超前点映。此外,在去年爆火的《我不是药神》也是未播先火的经典案例,《我不是药神》前三天点映票房就过亿,首映日当天拿下49.2%的排片和1.6亿的票房,相比同期上映的电影,它的票房成绩占比高达82%。

  据悉,大部分影片的点映是在上映前的一周左右开始,排片率不会大于1%,场次选在零点场。但《银河补习班》不仅有着超高排片率,甚至点映的时间段都是黄金场次。显而易见,《银河补习班》想要效仿《我不是药神》的宣传推广模式。可遗憾的是,《银河补习班》的实力跟不上野心,首日票房仅有6200万元,远远不达预期,首日的上座率也仅有10.8%,远低于《扫毒2》《烈火英雄》和《哪吒之魔童降世》。《银河补习班》的首映成绩反响平平,其实归根结底还是片方高估了影片的口碑。其实,点映对于电影而言好比一把双刃剑,如果片方对电影没有清楚的认知和绝对的把握,反而会受限于此。其实,早在去年,春节档的《西游记之女儿国》就因为点映评分过低,而导致首映日的排片率仅为16%。

  剪辑和表达都很真诚,

  但依旧没有记忆点

  《银河补习班》自放映以来,掌声和口水声都收获了不少,有的网友吐槽这部片子应该改名叫《洗脑爸爸》,就像剧中任素汐所说:马皓文从头到尾都散发出一种洗脑组织的气质。甚至有的网友说这部片子适合给减肥期又不想节食的女性观看(恶心)。但也有网友表示《银河补习班》堪称一部治愈心灵的神作。至于影片的质量究竟如何,一位网友的感受其实更为中肯:银河补习班,不够好,但真诚。

  在笔者看来,《银河补习班》的真诚无外乎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银河补习班》电影的剪辑师是《摔跤吧!爸爸》的剪辑师,他将电影的时长锁定在147分钟,剪辑师认为如果将影片再剪辑20分钟会影响电影的表达。然而,长时长的电影注定了影院的排片会有所减少,普通的商业片都控制在120分钟。《银河补习班》如何在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作取舍?导演俞白眉选择了后者,用最合适的长度匹配电影的表达,在这一点上,《银河补习班》并不像传统上为了“圈钱”的商业片。

  另一方面,《银河补习班》在表达上是一部值得拿出来探讨的电影,这部电影涉及了对应试教育体制的抨击,邓超提出的教育理念“教育目的不是为了考大学,而是为了孩子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如同脱弓的箭找到靶心,这样的教育理念值得观众探讨。此外,在《银河补习班》中,它将一个普通的工程师和国家公务员放在对立面,制造出人物冲突,拍摄出了官员之间互相踢皮球,渎职和贪污腐败,作为一部国产电影,它想要表达出这种观念实属不易。

  诚然,《银河补习班》的内容达不到观众心中的预期,也就是因为它想表达的东西太杂乱无章,每一个点都是浅尝辄止,摸不清重点,而与此同时,“脸谱化”和“说教感”太强。

  首先,从《银河补习班》对应试教育的探索来说,从内容来看,《银河补习班》想法很美好,展现出来的故事情节却很骨感和老套。例如,影片中儿子马飞无心学习,教导主任劝其退学。这时候父亲马皓文站出来说可以让马飞从全班倒数第一变成全年级前十。当观众满怀期待,马皓文用哪些高效的学习方式和理念教育儿子的时候,马皓文展现的教育方式却显得很鸡肋:作业可以不用写,还带着孩子逃学。当老师家访时,问马飞为什么不写作业,不复习,马皓文解释称:为什么要复习呢?问你个问题,你说这个馒头,再蒸十遍会好吃吗?

  类似这样没有说服力的片段,让观众感受到满屏的尴尬。在这样“强行鸡汤”中,一年过去了,马飞奇迹般考到了全年级前十。马飞是怎样蜕变和成长的?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但平心而论,影片完全没有点睛之处吗?其实,影片引导出“当下的孩子需要独立思考能力”,还是给观众有所启迪的。但总体而言,《银河补习班》欠缺的是对应试教育弊端透彻的理解。

  此外,在《银河补习班》中,最让人尴尬的是,影片中对教导主任“妖魔化”的人物刻画,教导主任完全站到主人翁马皓文的对立面,在后期,为了保住学校的声誉,不惜让自己的儿子变成一个流浪汉,自生自灭。这种生硬的“脸谱化”反派,实际上拉远了观众和电影距离,观众很难感受到共鸣。

  总体而言,《银河补习班》无论从非正常点映的宣传行为还是对应试教育的批判都让观众的预期产生偏差,一尺六的实力再怎么折腾也没有渲染出一尺八的效果。最后,笔者将掌声献给《银河补习班》勇气和题材,至于电影剧本的品质还是秉持着质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