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影视分析
传统媒体如何对人才流失止血?
时间:2019-10-07

  近期,有关传媒人转行卖保险、主持人月入2000等自媒体文章引发了不少话题声浪,不乏借此炒作、再度唱衰的言论。传媒从业环境的确有欠佳之处,与整个行业大环境发展的低谷期有关,降薪、离职实属正常。

  这一敏感问题背后,可否从正面来看,传统媒体能否谋求对自身发展的有利出路?值得关注的是,一方面传媒人进行了哪些转型,向哪些具备潜力的传媒领域进行了流动;另一方面,传媒机构如何让现有的人才留住,把这些人用在改革发展的刀刃上。

  个人转型:前景决定“走”势

  从今年一些传媒精英从业者的去向来看,互联网、新科技、文创及专业领域内容制作是主要走势。需求大、领域新、机会多,是传媒精英愿意投身这些领域的主要原因。其次是收入待遇。

  据记者掌握的情况(隐去姓名):上海纪实频道前负责人跳槽进入优酷致力于网络纪录片内容的丰富,北京体育频道某负责人离职后创办专业体育内容制作公司天空梦工厂,爱奇艺某宣传公关负责人转型AI创业领域,芒果TV某品牌负责人离职后转型做文创投资。

  专业电视制作精英自立门户,是一直以来的离职趋势,纪录片和体育内容制作者进入互联网平台或者自主创业,实际都在拓展这两类内容在市场的丰富程度。有些离职媒体人甚至成为“老东家”的合作伙伴,带着项目回来进行合作,为传统媒体带来新的机会。

  AI与VR、区块链、文创产业等领域是急需人才补给的潜力发展领域,敏感度更强、思维更加活跃的媒体从业者敢于加入、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是非常正常的一种转型选择,此前大热的内容电商、短视频风口创业不乏媒体人蜂拥而动的身影,转型媒体人成为这些传媒相关领域的深入发展的推动力量。

  媒体转型:对离职精英“截流”

  自传统媒体大力提倡改革转型以来,行业内部形成了“乐观派”和“悲观派”两大阵营。“乐观派”并不把骨干离职看成是绝对不利的事情,而是把他们看成“潜力伙伴”;“悲观派”则认为走了就是走了,比较棘手的问题是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来弥补空位。

  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留住人”,让他们看到希望、机会、潜力。实际上,传媒机构一直在拓展新的潜力领域,这是其谋求转型发展做“增量”的地方,比如江苏广电大力拓展了“荔枝文创”、上海广电投资布局了VR与AR在内的虚拟现实业务、湖南广电依托芒果TV在视频网站江湖占有了一定的天下。

  这些积极的转型举措,给在职媒体人注入了一些信心。传统媒体为转型提振士气,也给予了财力物力上的支持和职位待遇上的保障,改革最前沿的新媒体板块、文化产业投资板块也是骨干乐于加入的地方,传统媒体也往往调配最得力人才给予鼎力支持,这在一定程度上对骨干媒体人形成了有作用的“截流”。

  转型之殇:“失血”难以避免

  媒体转型大潮之下,最新、最紧迫的问题又出现了。比如,机构改革导致了最新的离职潮、内部利益重新划分带来了一定的用人效率问题。当前的“离职潮”存在主动离职也有被迫离职。

  记者在一次城市台调研采访中了解到,当地电视台在融媒改革过程中,基层员工大量离职,有些是出于对行业的悲观情绪主动转行,还有一些是属于临时工性质劝退。传统媒体改革过程中基层冗余的状况得到了一些缓解,但是优秀基层员工的离开也会带来未来人才梯队后劲不足的问题,传媒机构的“毛细血管”或者“神经末梢”出现了萎缩。

  改革发展需要和“离职潮”带来的频繁人事变动在媒体机构普遍存在,每一次人事调整都是一次利益格局的重新划分,中高层领导的重新竞聘存在“关系”的拉拢与“上位”的比拼,多少会影响工作的效率。格局划分完毕后利益受损的一方容易心理失衡,这种情况又导致了一些主力“失血”,伤及动脉。

  转型止痛:实质性待遇必须落地

  留人最实质性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最实在的就是职位和待遇问题。从媒体转型改革已经探索的一些经验来看,业务层面留人第一位的是待遇的提高。部分电视台在融媒发展最急需的人员上,除了非在编与在编人员同工同酬,有的给予非在编人员薪酬提高30%的做法,予以待遇的平衡,比如北京延庆融媒体中心。

  改革最主力的部门纳入正式事业编制规划保障最优福利是一种做法。一些新成立的地方融媒机构,在职人员全部给予事业编制待遇,比如湖北鄂州市融媒体中心。事业编制计划管理用人,是当前一些地市融媒中心发展的一种管理趋势。

  此外,在重要骨干梯队的稳固上,给予相应的行政级别待遇,也是一些业内专家的呼声。目前,担纲融媒体机构负责人的骨干极少是处级以上待遇的人员,从这项工作的重要程度和社会影响来说,对负责人承担的责任和压力没有形成匹配的待遇。给予处级以上待遇,不只是提高待遇这么简单,在打通社会资源和与政府部门争取合作的过程中,高一点级别也就意味着更容易“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