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影视分析
金球奖背后是华人勇闯好莱坞的心酸
时间:2020-01-13

  昨天,电影《别告诉她》在内地上映,电影改编自导演王子逸亲身经历的“真实谎言”

  讲述的是一个我们很熟悉的话题:家人得了癌症,我该不该告诉她?

  电影用一种温馨可爱方式叙述了中西文化对生死的不同看法。

  就在前不久,主演奥卡菲娜凭借在影片中出色的表现荣获第 77 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中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这是金球奖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影后。在她之前章子怡、吴恬敏都曾角逐过金球奖影后,但都与之失之交臂。

  “奥卡菲娜”这个名字在金球奖之前,上一次出现是她被选为华人超级英雄电影《尚气》的女主角,可作为首部漫威东方英雄电影,这个选角令很多人都不满意,B站上关于她的采访视频,弹幕里充斥着丑、恶心等污言秽语。可金球奖不是选美比赛,这一次她用演技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在她领奖时半个好莱坞的演员都为她鼓掌。

  在讲述对“碧莉”这个角色的看法时,奥卡菲娜认为,“碧莉更像是每个华裔美国女孩的代表,她会经历失去亲人,不得不回到自己的祖国,然后在祖国变成一个陌生人”。

  现实中的奥卡菲娜有着和碧莉相似的成长经历,奥卡菲娜出生在纽约皇后区的森林山,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韩国人。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奥卡菲娜从小是和奶奶一起长大的,作为美国长大的第四代亚裔,奥卡菲娜的成长环境并没有太多中文元素,为了能和奶奶用中文无障碍沟通,奥卡菲娜高中毕业以后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中文

  在奥卡菲娜的人生中,奶奶占据了很重要的角色,她不仅是奥卡菲娜的监护人,更是她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奶奶性格幽默随和,充满着正能量,从小奶奶就告诉她,性别不会影响她的价值,亚裔女性是坚强的。

  因为奶奶自己本身也一个很坚强的女性,最多的时候一个人可以打三份工。小时候,奥卡菲娜的声音低沉沙哑,在讲电话时别人常常分不清她的性别,为此她时常感到担忧,特别是当听到别人说她她的声音像一个中年离异女性,奥卡菲娜感到非常自卑,这时奶奶告诉她,“永远不要因为自己的奇怪而觉得羞耻,因为那是我爱你的原因,这就是让你与众不同的原因。”

  自此奥卡菲娜不再纠结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奶奶的悉心关爱下,乐天派的奥卡菲娜喜欢上了音乐,她特别喜欢看百老汇的歌剧,为了喜爱的音乐高中时特地选择学习古典及爵士音乐。她还经常会和朋友们一起去公园里唱rap,也会买老式的手提录音机、麦克风和空白磁带,回到卧室里录制。不过,对于学习音乐这件事情爸爸却颇有异议,在传统华裔男人的眼里,音乐只能作为兴趣爱好,不能作为谋生的技能,因此当她提出要专门去学习唱歌时,全家只有奶奶支持她,帮她报了培训班。“我的祖母从来都是无条件地爱我,她让我做所有这些事情,这从不奇怪。”

  高中毕业后,为了和奶奶能有更好的沟通,奥卡菲娜决定回到中国生活,在北京语言大学学习了两年的中文后,她又继续回到了美国开始了自己的音乐梦想。19岁那年,她无意中听到了 Mickey Avalon的《My Dick》,歌词中充满了对亚裔的讽刺,为此奥卡菲娜写下了《My Vag》,反击了Mickey,并且表达了作为一名亚裔女性对身体的自主权。

  她自己给这首歌拍了支MV,并把它发到了YouTube上。奇迹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歌在短时间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此后奥卡菲娜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也正是因为这首歌,帮她敲开了好莱坞的大门。“烂仔帮”成员赛斯罗根看了这支MV,并邀请她出演自己的喜剧电影《邻居大战2》,在片中她客串了一个小角色,此后正式开启了她的电影生涯。她在全女性阵容的《瞒天过海:美人计》中,扮演过骗术过人的Constance,而让她在好莱坞终于拥有一些知名度的则是出演了全亚裔演员的《摘金奇缘》中女主的搞笑闺蜜。

  比起网红歌手,好莱坞演员的路其实要更难走,很多人都知道,至今在好莱坞星光大道深灰色的石砖上, 2000多颗闪耀的星形奖章中,对娱乐行业有着杰出贡献的亚洲人名字就只有四个人:黄柳霜、李小龙、成龙、刘玉玲。

  其实早在一百年前,中国人角色就已经出现在美国电影中了,然而却没有华裔演员。没有华人怎么演?很简单,把白人的脸涂成黄色就可以了。史上第一位华裔美国影星是出生于1905年的黄柳霜,她也是第一位留名好莱坞星光大道的影星。但因为在早年间好莱坞的影片中,只要有华人的出现,基本都是负面形象,所以黄柳霜在影片中给人的印象基本都是“坏女人”的角色。

  好莱坞第一部讲述亚洲人的电影是根据赛珍珠名作《大地》所改编而来,塑造了一系列勤劳朴实的中国农民的形象,生动地描绘了他们的家庭生活,在好莱坞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黄柳霜认为,在身份上,这个角色非她莫属了,可美国人宁愿将一位白人涂黄了去演女主,也不愿意将这个角色交给黄柳霜,并且在影片上映后,对于华人的描述还是趋向于负面形象,失望中黄柳霜出走欧洲。

  这就是早些年华人影星在好莱坞生存的状态,不仅要忍受社会上普遍的歧视,甚至需要从白人演员中争取那些本应该属于华人的角色,而这些角色还往往是对华人的误读。

  李小龙的出现真正给华人在好莱坞乃至整个世界都争了脸面,他不仅打破了传统西方人印象中东亚病夫的软弱形象,并且让中国武打电影以及中国武术在西方广为流传。

  在李小龙之后,成龙成为第二个在好莱坞能留下姓名的人。刚开始去好莱坞时,成龙被安排了一系列他不喜欢也并不适合的戏,在宣传时,记者问的全是:“你的名字怎么念”、“你是李小龙的弟子吗”、“你能徒手打碎砖头吗”这类业余问题。那时的成龙,在亚洲红到发紫可在好莱坞却没有受到尊重,这让他回到香港时多少有些狼狈与落寞。直到1995年,他才重振旗鼓,再赴好莱坞,自己挑选合作项目,接了电影《红番区》,迎来了自己在好莱坞的黄金时代。从“跑龙套”“替身”逐步成长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电影人,靠着自己的中国功夫,成龙“打”出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

  可以说时至今日,美国人对中国武术的概念,依旧还是李小龙和成龙的影子。武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了华裔演员在好莱坞唯一的生存之道。

  若说华裔男性在好莱坞电影中形象单一,那么华裔女性的好莱坞之路更加不好走。很多人包括刘玉玲自己可能都认为,有了李小龙和成龙之后,华人的好莱坞之路会稍微好走一些了,但其实并没有。在刘玉玲成名作《霹雳娇娃》之前,她跑了七年龙套,经纪人直白地告诉她:我们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并且这部剧找上她,也是由于安吉丽娜·朱莉拒演后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作为三个女主角之一,戏份几乎相同的情况下,另外两位白人女星的片酬高达1000万美元,给到刘玉玲的,却只有150万

  不知何时开始,高颧骨、细眉吊眼的模样成了西方人眼中“东方美”的象征。而刘玉玲也通过一次次作品证明了自己。2004年,美国《人物》杂志将她评为世界最美50人,与另外12位好莱坞女星登上《名利场》杂志封面;《欲望都市》里,女主萨曼莎想要买一个限量版铂金包,选择盗用刘玉玲的名气,而后顺利到手;引发网络热议的美剧《致命女人》更是把刘玉玲的事业推向了顶端,她不仅是主演,还参与了导演工作。

  如今,作为金球奖影后的获得者,奥卡菲娜无疑成为华人在好莱坞影史上备受瞩目的女演员,

  虽然长相被人诟病,但她却依旧乐观向上,保持初心追逐着自己的理想,“我不能代表所有人,我不是十全十美的,我也有缺点。如果我现在的知名度让你知道了我,看到了我在做的事情,这能引导你,做好工作、当一个优秀的人,那就不是一件坏事。”